(01:36) - 范小姐女兒遇到性侵犯的經過及其後的反應
(03:28) - 范小姐講述保姆家長就女兒兩次受性侵的解釋
(05:40) - 范小姐指公開事件只能讓大眾知悉,但仍未取回其他公道
(06:55) - 梁啟業講述保姆前線員工的職責和工作時所遇的困難
(08:29) - 尹兆堅質疑社署所統計的兒童性侵數字遠不及報章報道般多
(09:17) - 多間營辦兒童住宿照顧服務的社福機構就性侵投訴個案的回應
(13:05) - 陳先生講述兒子遇到性侵及向相關機構尋求協助的的經過和結果
(15:21) - 社署鄰里支援幼兒服務計劃簡介;機構以私隱理由不讓受託家長實地觀察保姆家庭的家居環境
(16:45) - 鍾婉儀指保姆均為義工,現時沒有機制能監察和查核其性罪行定罪紀錄
(18:09) - 陳先生後悔兒子當年受性侵後沒有報警,未能提醒其他將會使用服務人事,遇性侵事件一定要報警
(19:05) - 陳緯綸指社署不會主動索取機構有關性侵個案的內部紀錄,而各機構達到社署制訂的服務標準,可能未必上報一些很細微的個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