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2) - 陳淑莊表示自己不會搭高鐵,因為一地兩檢破壞了一國兩制,不能接受,並指高鐵毫無價值
(02:56) - 黃浩銘懷疑自己能否搭上高鐵,即便成功購買車票,也未必能過關;並認為高鐵是大白象工程
(03:23) - 陳文鴻表示自己會搭高鐵,而高鐵是值得興建的。車費及建造費高昂不是高鐵問題,而是香港工程的問題
(04:01) - 劉炳章已搭過高鐵,並認為高鐵造價不能單看直接成本,而要考慮經濟及非經濟的效益
(04:36) - 陳淑莊指高鐵由2007年公布的經濟回報率至今不斷下降,又要用公帑補貼來維持營運。開通以來,運作還很混亂
(07:09) - 劉炳章認為乘坐高鐵香港段很舒適與省時;雖然高鐵造價高達800多億元,但能帶來2600億的經濟收益和整體效益
(09:14) - 劉炳章指70年代興建地鐵時也有很多人反對,今天地鐵很重要。香港融入國家發展越來越快,所以將來客運量會越來越多
(09:46) - 陳淑莊指,政府2018年重新公布高鐵經濟回報率只有2%,及每日客量8萬人,亦沒數據顯示會有其他效益
(10:30) - 陳文鴻指高鐵建造成本比內地段高很多,原因是香港須跟隨英國建造工程制度、錯誤管理
(12:04) - 黃浩銘指出高鐵工程嚴重超支,經濟回報率及乘客量估算大跌,質疑政府不斷更改數據,從而騙取立法會撥款補貼
(13:42) - 劉炳章認為高鐵經濟回報率、乘客量只是預測,並不重要;香港大部份基建的直接回報率都很低,甚至負數,但對整體經濟發展有利
(14:24) - 黃浩銘質疑政府以數據欺騙立法會議員,立法會被保皇黨壟斷而失去監察能力。陳淑莊反駁劉,指議員難以取得港鐵文件作監察
(15:55) - 劉炳章指高鐵開通時有小問題是正常,不應因而抹煞高鐵的好處
(16:20) - 陳淑莊質疑高鐵出現種種問題不是小事,一地兩檢便捷但有代價,擔心一國兩制會消失
(17:38) - 劉炳章指從法律體制來看,只能接受一地兩檢
(18:05) - 陳淑莊反駁指,司法覆核尚未完成,一地兩檢是否合法言之尚早;但坦言法律已實施,西九站內地口岸區已「割出去」,不屬於香港
(19:17) - 黃浩銘指特區政府過去在一地兩檢問題上,前言不對後語
(20:14) - 陳文鴻認為一地兩檢有法律基礎,並指香港為中國的一部分,並沒有割地之說。黃浩銘反駁指,一地兩檢令香港失去司法管轄權
(23:50) - 劉炳章認為內地過境人員「通宵更」有實際需要,事前預計與實際操作有分別是可以理解
(25:02) - 陳淑莊指,政府至今仍沒提供內地執法人員在西九龍站的總數,而只有5種人士可以在站內執勤
(26:37) - 陳文鴻認為一地兩檢只是大框架,執行的制度可以調整。陳淑莊反駁指,深圳灣口岸區同為一地兩檢,但運作透明度高
(28:08) - 台下同學、現場觀眾和政黨代表發言
(42:38) - 黃浩銘表示不反對香港與內地交流,重申高鐵不符合成本效益,回報成疑
(43:46) - 陳淑莊指,高鐵和一地兩檢從沒有諮詢市民;市民愈了解高鐵,便愈擔心;若沒反對派的監察,可能超支等問題更嚴重
(45:33) - 陳文鴻認為高鐵營運問題應歸咎於政府,並非高鐵本身的問題
(46:06) - 劉炳章認為各地的高鐵,都能改善民生、發展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