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8) - 容海恩支持侍產假和延長產假,因為婦女於懷孕和生育後需要多休息和時間去復原和照顧嬰兒,不過政府支援十分少
(04:19) - 邵家輝認為作為功能組別的議員,張宇人是代表其飲食界別發聲;自己的態度也一樣。若自己代表的批發及零售界立場與自由黨一樣,那便簡單:若不一樣,會向自由黨申請豁免,以繼續支持業界。批發及零售界傾向支持5日侍產假,其次是3日
(07:15) - 陳婉嫻重申張宇人對延長男士侍產假的言論十分涼薄,並質疑功能組別的功用,因很多工商界朋友都與張的看法不一樣;香港的分娩假期遠遠落後於亞太地區,國際勞工組織是要求有18個星期。80年代推動勞工保障措施更困難,但當時勞資雙方都願意讓步和商量
(10:20) - 陳婉嫻認為若增至14周產假,僱主只負責產假80%薪酬開支,其餘由政府稅務局補上,不會為僱主增加經濟壓力。多給幾星期產假不只對個人,對企業及社會亦有得益,最好有半年產假
(11:42) - 施永青認為關顧婦女需要是社會應做的事,但是產假和侍產假的增減並非合理便做得到。香港有條件做多些,但尚要考慮客觀經濟條件和社會負擔程度。延長侍產假對小型企業帶來的經濟負擔應該由整個社會而非僅由僱主來承擔責任
(15:13) - 容海恩指若生育只是女性的家庭責任,僱主不理會女性僱員除了打工,亦有照顧家庭的身份,自己會很擔心
(15:54) - 陳婉嫻認為女性有三個身份:家庭、自己及社會。施永青「從政府開始著手」的說法可以考慮,今屆政府願意就侍產假及分娩假期作出改善,勞資及政府三方有望「有商有量」。她亦指出因為社會沒有完善的生育政策,令太多責任放在女性身上,從而衍生更多社會問題
(17:21) - 邵家輝認為僱主會考慮一個僱員放假多寡而作聘用,是邏輯問題;以「一根稻草壓死一隻駱駝」之說,指出現時正爭取勞工福利不是單一的侍產假或產假,也包括延長侍產假、取消強積金對沖、標準工時及勞工假期等,令僱主的負荷大增
(19:53) - 陳婉嫻認為香港的勞工法例比其他地方落後,難免勞工保障的要求會愈來愈多。她回應邵家輝「一根稻草壓死一隻駱駝」之說,指出現在把多重壓力放在女性身上, 同樣難以負荷。勞資雙方需要換位思考,才有條件商量。政府一直遷就商界,日本的女性勞動就業率居然比香港還要高,是依靠政府的支持
(21:42) - 施永青認為現時女性學習、工作、受壓能力均比男性出色,不需擔心企業不聘請女性。他指出,既然女性的責任大多為社會著想,就應由社會的角度去考慮婦女權益 的保障。若由商界的角度去看,延長侍產假或分娩假期,僱主會覺得對自己不公平。所以應該是社會承擔整體責任,而不是推卸到個別商界身上
(23:43) - 容海恩指出延長產假及侍產假只是提高最基本的底線,企業是有責任去承擔相關薪酬支出。現時不少大企業給予員工的產假及侍產假較現階段討論爭取的時間要多。員工是公司的資產,商界應設法令員工產生歸屬感和提供更多應有福利讓員工工作愉快。她認為政府需要提供更多支援和刺激女性生育,舒緩香港老齡化的現象
(26:18) - 容海恩認為僱主及政府應「有商有量」,適當分配延長產假及侍產假的相關支出
(27:06) - 邵家輝引立法會對不同國家產假處理的問卷報告,指出比起台灣、新加坡等僱主只需支出8個星期的產假薪酬,香港則要支出10個星期,可見香港在這方面並不落後。女性既要生育,又要工作固然辛苦,不過香港商界在配合女性生育的支出已不少
(30:10) - 陳婉嫻歡迎自由黨對不同國家產假處理的調查研究,但質疑只斟酌產假或侍產假的長短,並未完全保障職業婦女權益。以日本為例,日本的的女性就業率高達7成,正因奉行家庭友善政策及生育政策照顧女性的勞工權益,香港亦應考慮給予更多福利,鼓勵女性生育
(31:23) - 邵家輝回應陳婉嫻並引用立法會數據,指香港婦女就業率是45%,較日本的43.1%高。而日本近年經濟衰退,邵家輝稱若香港走日本的一套,或會步日本後塵
(31:58) - 陳婉嫻、邵家輝及施永青討論政府應否支付產假及侍產假的薪酬支出。陳婉嫻認為若全數由政府支出,市民或要交利得稅;邵家輝強調僱主現階段已出錢,處境艱難;施永青則認為大家想商界承擔責任,是所托非人。若政府不付全額補助,政策或會連累部分僱主;若政府付全額,即是整個社會一起承擔,能量較大
(33:03) - 台下觀眾、團體及政黨代表發言
(42:17) - 陳婉嫻形容工聯會為產假及侍產假之類的婦女勞工福利的倡導者,亦有考慮對政府及條例的要求推到最高,無奈勞資往往爭論不休,雙方於勞工福利議題上的拉鋸 早在80年代全民退休保障已開始。她認為應該由社會決定法例的改變,希望社會能容納兩種聲音一起討論
(43:43) - 邵家輝回應台下發言,指批發及零售界的立場為支持5日侍產假,若政府支持10-14周產假則該界別無法反對。他亦引用國際勞工組織的言論,指出若延長產假及侍產假的經濟負擔全落在僱主身上,將會殃及不少婦女的就業機會,不要以偏概全。他再引申英國及瑞典為例,指出該國由社會保險補貼產假及侍產假的薪金支出
(44:52) - 施永青指出不少中小企營運困難,更遊走在倒閉邊緣,並非所有企業均有能力支付延長侍產假及產假的薪金支出,在企業無法承擔額外支出的情況下,就會連累在該 企業工作的婦女,所以應由整個社會一起承擔責任。事實上,現時也有做得好的企業其產假及侍產假超過法例規定,不過做法有嫌壟斷市場,不值得支持
(44:52) - 施永青指出不少中小企營運困難,更遊走在倒閉邊緣,並非所有企業均有能力支付延長侍產假及產假的薪金支出,在企業無法承擔額外支出的情況下,就會連累在該 企業工作的婦女,所以應由整個社會一起承擔責任。事實上,現時也有做得好的企業其產假及侍產假超過法例規定,不過做法有嫌壟斷市場,不值得支持
(45:48) - 容海恩指自己在明年也有很大機會需要放產假,不幸作為立法會議員並未有產假或侍產假的制度,希望該會作為政府決策的先行者,能顧及他們
(46:37) - 陳婉嫻強調,希望大家能人性化,承認婦女在社會承擔著許多責任,相信如何能改善婦女福利政策、鼓勵生育,並非只是女性,亦是整個香港社會都需要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