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9) - 楊健興認為有香港記者在內地採訪時被打,被指拒絕合作、抗拒執法及「態度不佳」而遭受過份的暴力對待是不能接受
(03:40) - 楊健興認為內地政府除口頭承諾,亦須就兩個香港記者在內地採訪時被打事件作出跟進及詳細交代
(04:34) - 葉國謙認為任何政府都要維護新聞自由及保障記者人身安全;過去多年內地公安和警察的態度和安排上正逐步改善;對於有香港記者在四川被毆打,認為當局應該徹查,但對有記者在北京採訪時被帶走事件,則應客觀看待,因有人阻差辦公
(08:15) - 楊健興指在電視片段中,沒顯示在北京採訪被粗暴帶走的記者有襲警;葉國謙則認為內地公安在執法過程中受阻而使用武力是合適的
(09:18) - 程翔認為近5年來在內地對記者的打壓更趨嚴重–記者遭關押的數字由2012年的20多個,升至2017年的47個;2013年有「七不講」(關於當前意識形態領域情況的通報)及高校教師管控16條,基於內地政府高層對記者嚴格規管和敵視態度,令低層人員更肆無忌憚使用暴力
(12:23) - 程翔認為在內地沒真正方法可保障記者人身自由,因為不知何時會抵觸到政權要保密的內容,只能自求多福
(13:31) - 紀碩鳴指到內地採訪要審批,如沒審批,隨時會被視為非法採訪。但中聯辦主任承諾過記者只要合法合規,便能安全進行採訪活動。認為記者能否採訪自由是要自己去爭取,曾經去印度採訪達賴喇嘛被阻撓,最後在爭取後也獲放行
(17:43) - 葉國謙認為現時內地有些採訪的安排是放寬了,但是大家不能用香港採訪尺度去量度,那是兩回事
(18:40) - 楊健興指在北京採訪被粗暴帶走的記者可能在沒有選擇的情況,甚至在精神和肉體折磨下被迫簽悔過書,質疑為何香港政府知而沒主動接觸及協助當事人。現時內地只是部分開放如歡迎採訪大灣區,但對人權、貪污和腐敗等不喜歡受採訪的議題則用暴力去阻撓
(20:40) - 程翔表示駐京記者簽悔過書是「家常便飯」,但不等於承認自己犯錯。香港政府回應香港記者被暴力對待沒有挺身而出和維護香港人權益
(23:47) - 紀碩鳴認為香港記者應簽悔過書,以此為自身安全而作出妥協。面對現實,建議記者不要做一些激化事件的行為
(26:03) - 葉國謙認為香港記者被迫簽悔過書沒意思,因不是真心悔過。而政府和執行人員(的行為)要分開看,中央政府是以人民出發,不是暴力執政,否則也不能存在
(27:32) - 程翔以曾有數名駐京外交官探訪失去自由的劉霞被阻撓為例,指中央政府是暴力執政;葉國謙不認同程翔這說法,但回應指要譴責2013年有記者因想採訪劉霞被打和任何暴力行為
(28:55) - 紀碩鳴指曾經寫文章報道過維權人士高智晟遭受不人道對待,及後公安受到壓力而有所改善。認為相關不人道對待記者的行為不是由中央政府指示,而是執行時出現問題
(30:35) - 葉國謙認為中央政府要關注當地不人道對待的行為。香港政府在一國兩制下,有責任向中央政府表達有問題,但不能直接執行,而特首林鄭月娥的回應已經合適,要求中央處理,去維護香港人的權利
(31:55) - 楊健興認為特區政府對兩個香港記者先後在內地採訪時被打事件有姿態,但沒實際行動。實際行動不是要極端地要求政府干預執法,只是簡單要求如打電話也沒提供協助
(32:59) - 葉國謙認為政府要全面了解事件,對香港記者在北京採訪時遇襲是因為過程中有人衝擊公安,才使公安在執行任務時作出合適的武力
(34:12) - 楊健興指記者到內地工作是要報道新聞,說他們直接或間接衝擊(公安)、惹事生非都是不公道的說法
(35:05) - 紀碩鳴認為特區政府已表明不接受暴力,也有處理記者在四川被打事件,所以之後才有人向記者道歉
(36:42) - 程翔認為因記者是在特區政府在四川訪問時被打,中央政府才會向四川施壓,特首林鄭月娥是息事寜人的回應,沒有勇敢地面對違反人權事件
(38:26) - 台下現場觀眾和政黨代表發言
(45:11) - 四位嘉賓作最後總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