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9) - 周庭認為自己被取消參選立法會補選是不合理,因為主張港人有權去決定自己的生活模式和未來不應扭曲成違反基本法;認為不同意基本法是沒問題的,因為林鄭月娥也不同意基本法107條所列財政預算案的量入為出原則,質疑政府有雙重標準
(03:37) - 何君堯不由「民主自決」字面去決定DQ與否,要看香港眾志主張的民主治權和主權。提及治權沒問題,但提及主權是違憲的,像西班牙的加泰羅尼亞要求獨立一樣
(05:50) - 郭榮鏗指多元社會有言論自由及容納不同意見,質疑誰給選舉主任權力對參選者進行徹底政治審查
(06:46) - 劉炳章指是次DQ爭拗來自對基本法的不同演繹;選舉主任是行使《選舉條例》賦予的權力作裁決,不同意可透過法律程序或選舉呈請去挑戰它。大前提是香港是中國不可分離的一部份,及享有高度自治的行政區域,直轄於中央,所以宣揚自決或自主等不是高度自治
(09:25) - 周庭指香港有言論自由,若與政府對基本法有不同意見便被DQ是不合理、是思想審查和以言入罪;憲法是保障人的權利,不是用作政治篩選與審查
(10:21) - 何君堯指言論自由有界線,如自稱是三合會會被控告;所以政府會考慮香港眾志民主自決背後的思維(來判決DQ)
(11:34) - 何君堯指基本法可以修改;郭榮鏗指何君堯提倡暴力就可以,年輕人只提出民主自決便被封殺,這是問題所在;認為透過修改基本法去推動自決是與基本法沒抵觸的
(12:30) - 何君堯指所有人都有參選權和被選權,但都有法律限制,例如法官和公務員不能參選;不同意被褫奪參選資格可以上訴及司法覆核;郭榮鏗批評何君堯對年輕人這樣說是不負責任
(13:30) - 劉炳章指選舉權、被選權和言論自由都有界限和底線;按照基本法159條,任何基本法修改均不得同中國對香港既定的基本方針政策相抵觸;憲法不只保障個人權利,亦要保障國家安全、領土完整和利益
(14:56) - 郭榮鏗指沒明文列明選舉主任的權力;劉炳章指是按照《選舉管理委員會(選舉程序)(立法會)規例》賦予選舉主任權力作DQ裁決
(15:44) - 劉炳章指政府公布DQ周庭的決定沒有政治考慮,但周庭指自己被DQ絕對是政治考慮。周庭認為基本法 104條釋法內容有關議員的權利,但劉炳章則指釋法內容是有關參選、被選和出任公職的三項資格
(17:31) - 何君堯認為DQ周庭必定有政治考慮,而香港眾志說的不支持港獨是含糊不清;劉炳章指香港眾志的創黨宣言否定了中共政權和表明不會擁護基本法
(20:34) - 何君堯認為選舉主任是香港特區行政機關裡代表政府的一員,取消一個人參選立法會資格時,一定會有法律依據
(21:51) - 周庭批評何君堯作為律師而說不能處理的政治問題拿到法庭解決是很不負責任;何君堯認為法庭可解決政治問題,現時很多政治問題也到法庭尋求司法覆核;郭榮鏗也不同意何的說法
(23:23) - 郭榮鏗認為選舉主任作為公務員有權力去做政治篩選,取消某人的參選資格,這是港人不能接受的選舉;何君堯指政府在2016年已曾提出選舉呈請將不合格議員DQ,在法律裡不能避免觸及政治
(25:27) - 劉炳章提出周庭申報屬於香港眾志的創黨成員及常委,其政治主張包括了獨立自主,而獨立即與國家分離
(26:56) - 周庭問劉炳章有甚麼國家是國民因政治主張與憲法不同而被褫奪政治權利;劉炳章指若有人主張一個地區要與國家分離,但又想參選,這是不合邏輯
(28:52) - 台下同學及觀眾發言
(35:56) -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表示不明白為何劉炳章將周庭與自稱三合會的人拉上關係;提出獨立自主等於香港獨立是上綱上線,是否提出香港獨立司法制度等於推動港獨;質疑同樣是香港眾志與民主自決等,為何羅冠聰2016年時可參選,周庭不可以
(36:46) - 台下團體代表、觀眾發言
(40:31) - 周庭回應台下意見,自己被DQ是政治篩選,除了自己被剝奪了被選權,也是剝奪了市民的選舉權;香港眾志不主張港獨,而是民主自決,未來要由每一個港人決定
(41:35) - 劉炳章回應台下觀眾及黃之鋒,指基本法是按國家憲法授權予香港,但不包括沒自治權、自決權和公投權;若有人不認同被DQ決定或選舉規例可以提出修改它
(43:02) - 郭榮鏗指出現時周庭是失去參選機會去代表香港人;劉炳章回應黃之鋒指羅冠聰與周庭有別,她不符合基本法 104條釋法的三項條件,被DQ是自然不過
(44:43) - 何君堯認為 2016年放過了(不DQ),現時(2018年)可以撥亂反正;任何人提出港獨便是違反基本法精神
(45:31) - 4位嘉賓回應周庭被DQ事件如何影響香港民主發展和普選形勢